语言/Language
2017-10-29

月色灯意阑珊 梦回千年大宋

      旧书偏绕寻常调,御街可堪回首,茫然心四顾。今人多慨叹千年大唐、心向往之,而往昔铮铮岁月又岂开元盛世一朝概之?千古大宋,岸没六座城池之煌;历史遗珠,拔地而起立黄河下游。魂牵梦萦之处,亦是心安。

  ——题记

  灯影绰绰 情意阑珊

 东风夜放花千树。更吹落、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
 蛾儿雪柳黄金缕。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。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640.webp (1).jpg

  一首辛弃疾的《青玉案·元夕》流传至今,道不尽的是红粉佳人的雾鬓云鬟,更有那满城灯火的浪漫迷醉。东风吹落了繁花,却吹开了汴梁的火树银花。明月灯海耀东京,一城火树银花开,宋韵华彩溢千年,灯海人潮不夜天。徜徉《大宋·汴河灯影》灯会,华灯若乎火树,炽百枝之煌煌,在赏四季汴河美景,恍然穿越时空,梦回千年大宋。

640.webp (2).jpg

清明上河园大型梦幻夜游游船《大宋·汴河灯影》于十月华丽绽放,在璀璨的夜色中,欢迎着如织的游人。

640.webp (3).jpg

  这是声光电与大宋文化的又一次交融;是夜看宋都的另一种视觉体验;是梦回千年畅游汴河的深度享受。该项目由LED七彩虹桥组成、四组20米长水上花排、4组人工飘雪系统、18台激光投影、20米*8米激光水幕、26朵水上莲花灯、70米清明上河图光影画卷、2000台LED灯具、7万米光缆组成。通过“春梦、夏荷、秋韵、冬雪”的四季,及六种情景与意象的再现让人似乎有了当年宋江“不听军师劝,冒死看花灯”同感。

640.webp (4).jpg

  一艘画舫,各安心事;缱绻情思,不知归处。只得闲观碧波荡、桨板逐江旁。顺流而下的摇晃摆动之中,宋之形便在这寥寥星光、绰绰灯光中显露,少了阴谋权势的帝王无情,多了凡人市井的人间烟火。

  初入小船,船桨摇曳,于凌波中穿行,仿佛要开始一段穿越时空的摆渡。

640.webp (5).jpg

  七彩绚丽的虹桥出现眼前,这边还未品得水上虹桥的灿烂,忽而,从虹桥处落下一幕水帘,在朦胧的水雾中,好似雾里看花,在这迷离之间便进入了水雾构成的“穿越之门”。如梦的夜晚便从——“虹桥寻胜汴河游”开始了。

640.webp (6).jpg

  初入“汴梁夜”,水中荷花灯影摇曳,当人开始置身于此,想象李商隐诗中“月色灯山满帝都,香车宝盖隘通衢”的场景时,猛然一股喷泉冲向天际。远处,一缕缕激光射向瑰玮的建筑,照射出大宋王朝国度的器宇轩昂,伴随着东京的繁华市井,“东京梦华在人间”原来是真的。

640.webp (7).jpg

  此刻的小船依然在水里飘摇着,静静的驶向下一幕——“画卷一展越千年”。灯起时,一轴画卷呈现眼前,一幅动态的、活灵活现的《清明上河图》映入眼帘。画家张择端流传千年的名作动起来了!此刻,沉浮在这汴河繁华的盛景中,已不知是人在画外,还是人于画中。

640.webp (8).jpg

  空中浩瀚,繁星闪烁;水中空明,藻荇交横,垂柳摇曳。隋堤迢递柳成林,一望青青秀色深,当鸳鸯桥上的琴声四起,柳岸芳湖,归歌雁鸣,在粼粼的水波里,逗起缕缕的涟漪,好一个“隋堤烟柳今再现”。

640.webp (9).jpg

  走过百花疑吐夜,四照似含春的春;划过了垂柳弄千姿,琴声传盛夏的夏;便来到了“万荷丛中闻秋声”。小船进入一片荷花丛,蓦然荷花绽放,灯光四起,琴声渐去,笛声悠扬,岸边还有旋转的风车,眼前强烈震撼的视觉冲击,何似在人间!

640.webp (10).jpg

  “雪霁清园赏灯影”。此刻的天空中开始雪花飘舞,两岸树木花白,一切都静了下来。唯有小船荡漾在汴河之上,划出了道道涟漪,听着桨声看着灯影,让我们的思绪穿行在千年前的辉煌大宋。

  通过四季轮回,六种情景交替,让人如痴如醉,此刻,人于灯会阑珊中,沉迷在这华儿不燥、静而不冷的世界,人在船上坐,船在画中游。都怪这夜色,撩人而迷离,于灯火中,竟有些微醺。微醺,那就“回家”吧。

640.webp (11).jpg

  驿寄梅花 鱼传尺素

  顺流而下,沉浸在灯火阑珊、影影绰绰的图景中,得空还在唏嘘一树烟火一粟情,只羡鸳鸯比翼欢的一往情深,转眼又到下榻之处。

640.webp (12).jpg

  清明上河园依照《清明上河图》斥巨资打造了官驿,为更好的满足游客休憩,官驿以宋代人的生活美学为切入点,为现代人传达出宋代时安逸、儒雅氛围。

640.webp (13).jpg

  庭院以三面环水之姿泄出斑驳诗意盎然,试想乍歇疏雨黄昏后,眼前之景便是千年梦回的心上之景。岸宇楼阁、水榭芳华,曲径深幽处可有禅房花木?遂了心愿探身过去,却见围墙向河岸延伸,近水处平台耸立,小花廊便在这二者之间纵着向深处延了去。

640.webp (14).jpg

  官驿细节之处亦不落俗套,点茶、插花、焚香、挂画四艺合一,五感通识。倏忽便将人拽入那盘旋而至却始终未落在实处的破碎梦境:细雨清茶的熹微晨光,葱绿勃然的午后葡萄架,西风苦菊的翠色瓷盏,还有晚天欲雪的陈酒数坛。

640.webp (15).jpg

  

640.webp (16).jpg

       数景配之暖色装饰,土质墙面添了许时代苍凉,纯木摆设沾了些年华风尘,再配之以粗麻、枯枝、草编、竹艺的手工泼墨纸伞灯,仿若墨迹未干处、史册画中人。

640.webp (17).jpg

  从驿站步行而出,清明上河圆之景便入眼帘。车啸人声不绝耳,徐徐清风清扫古道石板,远处虹桥若弧不知终处。琴音鸣、虫鸟喧,淌淌汴河水,随三两桨声起又落,古船上又不知承了谁的情、附和了哪段往事。

  一趟游行,荡涤灵魂。心之所向,素履以往,生如逆旅,一苇以航。